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抗癌警察父子:我们会漂亮地战斗到底!

2020-01-17 10:09  来源:“警察说警事”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叶军
字号  分享至:

1月14日,“我巡逻的每一步都在帮助战友”大型公益活动第二季第四期捐助仪式在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举行。中国警察网、人民国肽集团的代表为民警韩信利、韩松霖捐助总计10万元。

韩信利现任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今年57岁。1984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先后任中山分局春海街派出所民警、桂林街派出所副所长、昆明街派出所巡警中队长、海军广场派出所巡警中队长、虎滩街派出所巡警中队长,2017年6月起担任中山分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战友都亲切地称呼他“韩大”。

民警韩信利

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认真负责的他,长期战斗在公安工作一线,先后获得先进工作者、优秀民警、奥运安保先进个人、大连市公安局个人嘉奖、达沃斯年会个人嘉奖、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2015年5月,韩信利于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检查患有甲状腺癌,进行了甲状腺全切清扫手术,并先后赴上海等地进行放射治疗,病情得到有效控制。

民警韩松霖(最后一排左起第二位)

韩信利独子韩松霖现任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网安大队侦查员,今年28岁。2014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后,勤勤恳恳、努力学习公安业务,多次获得大连市公安局个人嘉奖、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2019年6月,韩松霖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检查出患有胃癌,并进行了手术。目前仍正在积极地接受治疗,与病魔进行抗争。

“这孩子争气,是个好警察”

初见“韩大”,虽饱经沧桑但身姿依旧挺拔,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子正气,浑厚洪亮的声音让人一时间难以将不幸的家庭境遇与眼前这位积极乐观的老警联系在一起。

韩信利和儿子手术前的合影

谈起儿子韩松霖,“韩大”眼中满是骄傲。

“韩大”的儿子韩松霖从小就在派出所长大:“以前我们家里有个小房间就紧靠着派出所后院,松霖每天从幼儿园回来就到派出所找叔叔阿姨玩。所以他从小就对警察这个职业有种特别的情结。”

韩松霖高二文理分科时,父母征求他的意见,要报考哪一所院校,他当时就笃定心思要当警察。“其实按他当时的条件,报考警校是有点困难的。他体重偏高,体力也不行,体能测试不一定能过关。但是这孩子用了半年时间,硬是从190斤减到了150斤。他的学校还把他当成励志的典型,做成了黑板报。”韩信利笑着说,“他一直害怕录取不上。我就安慰他,你这么努力肯定没问题的。最后果然如愿以偿,考上了辽宁省警察学院。”

韩松霖是个非常优秀的青年民警,他不善言辞,只是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地在基层工作。2019年5月,由于经常胃痛,吃了胃药也不见好,韩松霖便在父母的催促下利用倒休时间去医院做了胃镜检查。

隔了几天,医生便电话通知韩信利和他的妻子,赶紧带着孩子来。

“当时听到消息以后,简直感觉天都塌了,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28岁的孩子,还没谈过恋爱,这世界上很多美妙的事他都还没经历过。”说到这里,韩信利哽咽住了……过了许久才继续讲起:“我和我爱人当时在路边坐了半个多小时,脑子里想的只有三个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韩信利和妻子不敢把病情全部告诉儿子,只能和他说是严重胃溃疡,让他尽快办理住院。但韩松霖只是回了一句:“等等吧,我现在手里活儿都很重要,我住院了不能丢给别人做啊!”

韩信利没有办法,只能给儿子的大队长打电话,让他想办法把韩松霖劝走,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和儿子说实情。过了好一阵儿,韩信利夫妻才等到儿子垂头丧气地从办公室走出来,并且大声嚷道:“有多严重啊!还非让我今天就去!”气得韩信利又骂了他一顿,这才把他带到了医院。




但在之后的治疗过程中,由于要进行放射治疗和化学药物治疗,实在是瞒不住了。韩信利只能和儿子说了实话:胃癌。

“孩子当时也是大哭了一场。等他冷静下来以后说了一句话,彻底让我和我爱人崩溃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韩信利眼中噙满了泪水,“他说:爸爸,我当警察这些年,没有抽过辖区百姓的一根烟,没有喝过辖区百姓一瓶水,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得这个病……”

韩信利的双手握拳相抵,每一个字都似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这孩子争气,是个好警察。”

抗癌路上父子同行

韩信利82年入警,06年进入巡警中队担任中队长。十多年来处理的案件不计其数。据他回忆,自己38年的从警生涯中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赞的业绩:“作为一名巡警,我救助过的群众、处理过的案件算不上什么成就,这只是我的本职工作。有犯罪嫌疑人就把他抓回来;有群众报警求助就去帮助他们。”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自认为再平凡不过的基层民警,频频获奖。分局的战友也对他的工作和人品高度赞扬:“‘韩大’工作上没得说,最早是在基层派出所当外勤,因工作出色予以提职,先后在多个巡警中队担任中队长,现在是副大队长。他为人敦厚老实,业务尽职尽责,工作能力极强。”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政治处优抚专干徐宝生说。

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政治处优抚专干徐宝生

“韩大”的情况非常特殊,父子两人都是警察,又双双患癌。韩松霖还是独生子,未婚。但即使是这样,“韩大”依旧将工作和家庭分得很清楚,在自己饱受癌症折磨的同时照顾儿子,并且始终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而当我们问起韩信利目前的身体状况时,他的父爱之情溢于言表:“我现在已经顾不上自己了,有的时候这疼一下、那疼一下的,我也不当回事。你想想,我一旦也躺下了,我爱人怎么办,我孩子怎么办。癌症不死人,精神垮了才死人。”

韩信利刚刚确诊癌症的时候的时候,韩松霖非常紧张,但他没有耽误一天工作。“15年他才刚工作一年多,又赶上大连市达沃斯会议。他很要强,在照顾我的同时努力完成工作任务。当我在外地进行放射治疗的时候,他也是始终在单位工作。”韩信回忆道,“我回到大连以后,康复期只能在床上躺着。那阵子正好他到社区工作把腰闪了,结果我在这屋躺着,他在那屋躺着,爷儿俩互相嘲笑……”

韩信利妻子原景霞与治疗后韩松霖的合影

韩松霖在经历了手术、放疗、化疗后,暴瘦几十斤。这让父母心痛到无以言表。

韩松霖的同事李佳说:“我是16年来到网安大队的,松霖是17年,我俩还是同校师姐弟。他是一个工作认真严谨的人,任劳任怨,是年轻民警中的主力军,常常一人身兼多个工作任务,领导和战友对他更是一百个肯定。”

“松霖患病后瘦了非常多,但他在心态上看起来根本没有变化。由于长时间的住院治疗,他手头的工作交接给了另外一名同事。每次他去看望松霖的时候,松霖总要事无巨细的询问那个事儿你在推进了么?你这个活儿要这样弄……”

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民警李佳

“我总和他说,你别那么操心,好像你不工作地球就不转了似的!好好歇着!但松霖反而发起了脾气:‘他和我说他干不好交接给他的工作。他就是不想干!只要想干,哪有干不好的!’”

由于韩松霖的网安工作特点,往往是早上正点上班,但晚上就不一定几点下班了。所以患病前,韩信利和妻子给儿子发微信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一定要按时吃饭”。

而患病后,父母成天的唠叨转变为了一句简单的:“你没事儿”。“我在给他宽心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开导我自己,一定要放松放松再放松。要全力以赴,争取让孩子过上正常的生活。这是我的最高目标,也是我现在活着的最大动力。”韩信利坚定地说。

“韩大”有个小梦想

自从韩信利和韩松霖患病以来,大连市公安局和中山分局及时给予了组织关怀,落实各项从优待警措施,市局和分局的战友也纷纷自发为其进行捐款。

而韩信利在感动的同时,又会因自己硬汉性格而感到内疚:“其实我心里非常不好受。从警这么多年,虽说我可能帮助过不少人,但我从来没奢求别人帮我,我更没想到自己会有需要别人帮助的那一天……”韩信利哽咽着说道,“我也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人间冷暖,人间真情。松霖的领导和同事、我的领导和同事、分局、市局的战友,大家都伸出援手来帮助我,我真的……真的感谢所有人。”

韩信利说,儿子现在的最大愿望就是能够再回到工作岗位上,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继续为公安事业奉献自己的力量。“而我也有一个小小的愿望。”韩信利说,“我希望我们父子俩能够像以前一样,一起从家里出发去上班、一起工作,没事一起出去钓个鱼,看场球赛。我们一定会战胜病魔,早日回归平凡的岗位,继续为人民服务!”

韩松霖,加油!

我们等你康复归来!

相关报道

今天,你看到这张照片了吗?

致敬抗疫中的基层工作者,武汉市社区网格员丰枫花了约12个小时为居民买了近100份药。

一男子在微信朋友圈辱骂钟南山 被行政拘留15日

该案的办理,有力维护了疫情防控秩序和公共网络法治环境。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抗击疫情,老民警站好最后一班岗

从警30年,有欢笑、有心酸、有喜悦、有无奈,此刻更多的是不舍。